葛云飞

    ID号:41  发布日期: 2009-09-18    截止日期: 不限  地区:浙江省 浏览次数:564

信息资料

  • 姓名:葛云飞
  • 民族:汉族
  • 籍贯:浙江萧山
  • 生辰:不详
  • 祭日:不详

    字鹏起、凌台,号雨田,浙江山阴天乐乡山头埠村(今萧山县)人。父亲葛承升是武举人。葛云飞从小在其父培育下,读书习武,学得一手好射技,挽弓每发必中。他游杭州西湖时,对岳飞“文臣不爱钱,武臣不惜死”这两句名言,特别赞赏。而且,还将两汉至明代的十一位著名将领事迹,编成《名将录》,以此自勉。三十岁时,也中了武举人,不久又中武进士。1824年(道光四年),葛云飞被任守备,分发到宁波提标右营试用。此后,他一直守卫在东南海疆。
    葛云飞生活简朴,“青布帕首,短衣草履”,而“察其饮食,仅脱粟乾蔬”,时称“寒儒”。他防守边戍,常深入兵营,与士兵同甘苦。但治军非常严格,纪律尤其严明,曾有一兵士拿了百姓一竹杆,受罚打得遍体流血。由于他治军严厉,赏罚必明,都称他是“好官”。
    1838年(道光十八年)葛云飞任定海镇总兵,他亲临海域,率兵剿匪,民心大快,海疆平安。葛云飞靖海活动,不局限于犯案作恶的海上散匪,更高度警惕海上 “夷情”,时时为捍卫祖国的领海而操心。道光十八年十月,葛云飞发现“红毛夷船”突然窜入浙江洋面,旋即驶去,深感蹊跷。他立即函禀大吏,力陈“夷情诡谲,犬羊之性,狡猾难名,现在广东查办鸦片,该夷无利可图,或妄冀滋扰海口,以挠禁令,必须预防为范。”呼吁各口岸要严守港口,作好抵御准备。
面对严峻的形势,葛云飞命人制佩刀二把,分别取名“成忠”、“昭勇”,并作“宝刀歌”明志。歌云:快逾风,亮夺雪,恨斩夷人头,渴饮仇人血!有时上马杀贼贼胆裂,灭此朝食气烈烈。吁嗟乎,男儿是处一片心肠热!
    翌年,父亲病逝,噩耗传来,葛云飞痛不欲生。按惯例他丁忧回籍守丧。临行前他将海上要务“分开条列”,还提出了87条建议,要求将士们要懂得海上作战的要领,了解盗贼海上的行踪,并要警惕海上“夷情”,早作防范,担心夷船顺帆北上,沿海一带实为可虑。
    1840年7月5日,英军攻入定海,城陷。浙江巡抚乌尔恭额与浙江提督祝廷彪深知葛云飞“谋略可任”,且熟悉定海各岛屿情形和军备状况,急忙派人飞函催促他速回镇海大营,共商守御战略并参加收复定海大计。7月12日,山阴县令宋大寅将信送达正在山头埠村田间劳动的葛云飞。信中写道:
“近逆夷窃占定海,势必内犯,浙省危殆。此系用人之际,吾兄之才,世不多见,是超乎能将才将之上,而居于大将之列者也。且与弟共受皇上重恩,自必深同切齿,志在杀贼。万望吾兄效古人墨绖从戎之义,大旆迅来镇海,会商战守事宜,俾弟得所遵循,则幸甚。”
    葛云飞看完信后热血沸腾,回家即禀报了母亲,母亲说:“行矣,勿以老母为念。汝父昔日言:‘君之忠臣,即父之孝子!’此语毋忘却也。”母亲深知忠孝两难全,鼓励他应该以国家大事为重,快快出征驱逐入侵英军。
    7月14日清晨,葛云飞穿上母亲亲手将白衣麻绖染黑的孝衣,拜别老母,又步入厅堂,仰望着父亲葛承升的遗像,默颂着父亲“为国驰驱,折冲御侮”的遗训,然后挂上佩刀,背负弓箭,手执长枪,在母亲、妻子和儿子葛以简、葛以敦以及众乡亲欢送下走出村子,和他的随从策马直奔镇海大营。葛云飞抵达镇海后,乌尔恭额前来问计。葛云飞对他说:“今日所急,当先守后战”,并呈上《灭夷十二策》。乌尔恭额接受葛云飞的建议,委派他主持镇海军事。葛云飞立即着手布防。他调派城内各军到城外各要隘把守,特别是在镇海的门户招宝、金鸡两山上驻扎了精兵,安置了巨炮,以便必要时封锁甬江口。他组织力量,在沿甬江口一带筑起一条二里多长、四尺多高的土城。为了防止敌人窜入内河,他命令在甬江口的江心和各条小河港出口处打下木桩,并在周围布置木排竹筏,以封锁水面。他还在镇海海边建立军营,亲自率兵驻守。不久,经闽浙总督邓廷桢保荐,清廷正式任命葛云飞为定海镇总兵。为充实兵力,葛云飞招募了一批新兵,召集了从定海撤回来的溃兵,进行训练和整顿,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,成为日后收复和保卫定海最为勇敢善战,纪律严明的队伍。
    同年八月,王锡朋从吴淞调赴宁波,任镇海诸军翼长,葛云飞与他曾请求迅速出兵收复定海,但被一意妥协求和的钦差大臣伊里布所拒绝。伊里布还邀请英国全权代表义律来镇海谈判,要葛云飞也参加,葛云飞断然拒绝。直到1841年1月(道光二十一年),琦善与义律议订《穿鼻草约》,英军强占香港之后,才表示愿意归还定海。二月,由葛云飞和寿春镇总兵王锡朋、处州镇总兵郑国鸿,带兵三千人,渡海收复定海。
    葛云飞、王锡朋、郑国鸿三总兵进驻定海后,抚恤百姓,修筑土城,惩处汉奸。
    1841年9月26日上午,英舰二十九艘,4000多侵略者向定海城麕集而来。三镇总兵分守要地,寿春镇总兵王锡朋守晓峰岭,处州镇总兵郑国鸿守竹山门,总兵葛云飞坐镇土城。在与英军交战三天后,清军的装备明显落后,要想取胜势亟需外援。贪生怕死的浙江总督余步云,却坐视不救。29日、30日两天大雨不止,平地积水盈尺,给定海守军作战和生活带来了极大困难。而英军却趁着大雨占据了五奎山岛,又从鼓浪屿等地调来了增援部队,敌我双方兵力悬殊,胜负立判。
10月1日早晨,风停雨止。英国侵略军利用大雾掩护,倾巢出动,从晓峰岭西面登陆,一路攻土城,一路攻晓峰岭,一路攻竹山门

葛云飞

中共舟山市委宣传部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