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名人传记 >> 俞大猷  站内搜索  
 
俞大猷

2009-09-07 15:57:16  浏览次数:766  文字大小:【】【】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俞大猷 

 

    明代抗倭名将俞大猷(1504-1580),字志辅,号虚江,晋江(属今福建)人,明初开国功臣俞敏之后,少好读书,受《易》于王宣、林福,得蔡清之传。又跟名师学习武艺,精通《易经》与兵书和剑术,嘉靖十四年(1535年)中武进士,授任为守卫金门、 同安一带。历任百户官、 参将、总兵、都督同知等职。当年转战浙闽粤沿海,战功卓著,时称“俞家军”,与戚继光的“戚家军”齐名,被称为“俞龙戚虎”。在47年的戎马生涯中,他虽身经百战,血战倭寇13年,有显赫军功,但一生宦途坎坷,曾四次做参将,六次做总兵,官至都督,还曾被蒙冤入狱。
金塘岛奋勇“平倭”  俞大猷名震浙东
    《明史》本传评论“大猷为将廉,驭下有恩,数建大功,威名震南服。”明嘉靖三十一年(1552),以汪直、徐海为首的一伙海上盗寇,勾结倭寇进犯镇海关,骚扰浙东、苏南。明廷将俞大猷调防宁、绍、台、温四府,常驻镇海拒寇。在遭到俞大猷等明朝守军的反击后,汪直这伙海上盗寇只得退据到金塘岛上,集聚在沥港筑巢侍机复扰。沥港离镇海城仅几十里水路,若不捣毁这个安在眼前的贼巢,镇海关则难以安宁。因而俞大猷和汤克宽两参将率水师决定从速追捣金塘岛,但由于贼巢地形险要,官兵几攻未克。次年三月,浙闽提督王抒遣俞大猷从沥港正面主攻,参将汤克宽从西堠门堵倭寇后路,采用一前一后两面夹攻的战术。俞大猷自率水师移营木岙〔距金塘只隔一山〕,俞大猷免去因严重违犯军纪的士兵侯得的死罪,命他带罪立功。侯得金塘沥港地形相当熟悉,他按俞大猷的指后潜入沥港倭寇营寨,约定在进攻那夜三更放火接应。当侯得放火大烧倭营时,俞大猷乘机率兵冒着烈火攻入沥港,不防的倭寇,遭此突袭后,一时惊慌失措,只得落荒而逃。俞大猷又率军又乘胜追击,连败倭贼于松门、普陀、昌国、临山、观海等地,经四天奋击,倭巢尽毁,“擒斩四千,溺者不可胜计,贼自是不敢犯定海(镇海)”。只有 汪直率残兵突出重围,潜逃外洋。俞大猷亲自率战船追击至马迹洋时,忽遇大风,不少战船在风大浪高中沉没,汪直才得以侥幸脱逃。沥港一战,歼灭倭寇280余人,打击了倭寇的嚣张气焰。另一股从沥港溃逃到岑港的倭寇,也被把总刘恩至领兵歼灭。失去了巢穴的倭贼一时不敢再犯镇海关。得胜的俞大猷把沥港改称为“平倭港”,金塘百姓为了褒扬俞大猷抗倭,在沥港立“平倭碑” 纪念这次金塘岛抗倭大捷。因俞大猷 抗倭有功,次年被提升为苏浙副总兵。
岑港平倭几战未克 俞大猷招来牢狱之灾
    据《嘉靖东南平倭通录》、《明史纪事本末》等记载:嘉靖三十二年(1553)三月,倭寇“寨海中普陀诸山”,巡抚王抒“侦知之,乃遣参将俞大猷帅锐兵先发,而汤克宽以巨舰继之,径趋倭寨,纵火焚其庐舍,贼仓皇走,我兵随击,大破之,斩首五十余级,生擒百四十三人,焚溺死者无算。…渠魁汪直率众乘间逸去。”“七月,倭至普陀山洋,王抒遣刘恩至、张四维等歼之。”普陀山之役后,王直逃到日本萨摩州松浦津,潜号曰京,自称徽王,以徐海、叶宗满等为将领,陈东、谢和等为谋士,建造巨舰,继续派部下和倭寇一起骚扰江、浙沿海。都御史王忬派兵在长涂、沉家门一线设防。次年三月,王直派萧显率部入浙,在普陀山附近洋面与明军大战后,舍舟登普陀山。俞大猷统兵追击,萧显部据险固守茶山10余天后,大批倭寇抵达普陀山,上下夹击明军,明军武举火斌、黎俊民等300余人先后战死。明军参将卢镗率部前来增援,萧显和倭寇只得从海上逃窜,经卢镗阻击,歼寇200余名。
    嘉靖三十五年(1556),朝廷任命俞大猷为浙江总兵兼暑浙江都督同知。时倭寇进犯西庵、沈庄等地,俞大猷奉命击败倭寇,皇帝为此诏令归还他的世袭特权。浙西倭寇平定后,俞大猷率部在冬季大雪天突袭倭寇,终于荡平了据险死守舟山的倭患。三十六年(1557),浙江总制胡宗宪设计诱擒王直,王直余部毛烈等据岑港,声称要为王报仇,朝廷督促胡宗宪出战。次年二月,胡宗宪调总兵俞大猷、参将戚继光、都指挥李泾、张天杰等进攻岑港。岑港外围岛屿棋布,地形复杂,毛烈部据险死守,直至夏天,明军仍未攻克岑港。时朝中士大夫诋毁胡宗宪,弹劾俞大猷。朝廷撤了俞大猷的总兵职,并要他以一月为限平定倭寇。俞大猷等在此压力下猛攻倭寇,先后斩杀倭寇四五千人。但围攻一年仍无法攻占岑港。胡宗宪“阴纵之,不督诸将邀击。此为御史李瑚所劫,则委罪大猷纵贼以自解,帝怒,逮系诏狱,再夺世荫” 《明史纪事本末》。 这是说胡宗宪认为还是让倭寇自退为利,于是令张开合围放敌,也不追击。在御史就此事弹劾胡宗宪时,胡则将罪责推到俞大猷的身上,为此嘉靖帝一怒下诏逮捕俞大猷,连世荫也被夺了。“三十八年(1559年),太尉陆炳与大猷善,密以已资贿严世蕃。大猷得不死,罢职,发大同立功赎罪。”俞大猷虽得以出狱,却要发配到边塞立功赎罪。后戚继光等派僧人与毛部寨内的僧人联络,使其内部猜疑,终于在一个雨夜攻占岑港,毛烈部溃奔柯梅,明军乘胜追击,张四维等又击沉毛烈部船只4艘,斩首90余级,毛烈南逃福建、广东。
一生忠诚许国  大猷老而弥笃
    《明史俞大猷传》曰:“负奇节,以古贤豪自期”,“忠诚许国,老而弥笃,所在有大勋。”“赞曰:世宗朝,老成宿将以俞大猷为称首,而数奇屡踬。以内外诸臣攘敓、而掩遏其功者众也”。 时人评价俞大猷曰:“(俞)公为将,未事之先,则心周万全之算;即事之后,则每垂悠久之虑。其周万全之算以底事成绩,则古名将盖多有之;其垂悠久之虑以戡乱兴治,则其用心非儒者不能也。”他从军47载﹐严于治军﹐先计后战﹐不贪近功。强调“艺精则胆壮﹐胆壮则兵强”(《正气堂集》卷十一)。他治军,以《易》来指导剑术和战阵法式,以儒家的忠、义、仁、信等取信于士兵;他理民事,亦以儒家的仁、信等来折服百姓;他在抗倭战争中的杰出表现,主观上是激发民族正气,发扬朱熹的攘夷思想,以卫护明朝的封建统治。
    嘉靖四十一年(1562)冬,朝廷提升俞大猷为福建总兵,戚断光为副总兵,隶属闽浙总督谭纶指挥,会同剿倭。谭纶命令戚断光、刘显、俞大猷分别率领三路大军,会攻倭寇于平海卫,歼敌2200多 人,并救回3000多名被劫的居民,光复了兴化城。四十三年(1564),俞大猷调任广东平定在潮州的倭寇20000人与大盗吴平。后总督吴桂芳令俞大猷指挥十万大军分五路征讨河源、翁源贼首李亚元等,俞大猷亲捣贼巢,生擒李亚元,俘虏、斩杀敌人10400名,救回百姓80000余人。朝廷又调任俞大猷为广西总兵官,并授予他平蛮将军印信。俞大猷不断平定贼寇,因功升任右都督,享有世袭荫庇子孙的特权,升为指挥佥事。万历元年(1573)秋天,海寇突袭闾峡澳,因战事失利,俞大猷被剥夺了职务,后被起用为后府佥书,训练车营。他三次上书请求退休,均未批准。直至万历八年(1580)俞大猷在任上去世,享年78岁,朝廷追赠他为左都督,谥号武襄。
多才多艺亦武亦文  博学宏论一代儒将
    俞大猷传承了少林棍法。嘉靖年间,他亲往河南嵩山少林寺,教僧人练习少林棍法,使少林棍法得以继传。他又将自己编制的《临阵实用》棍法,传接给泉州南少林寺寺僧,使南少林寺寺僧对少林拳、棍法有了新的认识。
    他创造一套用楼船歼灭倭寇的独特海战战术。俞大猷的海防战略是借助船,积极地以战为主的战略。其在《正气堂集》指出:“海上之战无他术,大船胜小船,大铳胜小铳,多船胜寡船,多铳胜寡铳而已。”他认为,“防倭以兵船为急”,“攻倭兵技,当以福船破之”。因为福船高大尖底,性能优越,是优秀的海船,为倭寇所畏惧。他征调福建楼船,或就地建造大海船,征募精兵上船,进行严格训练,组建一支驰骋东南沿海抗倭战场上的威武之师———俞家军。这在普陀山和金塘烈港两次海战中,就可见证俞家军是借助了楼船之威取胜的。嘉靖三十二年(1553年)三月,俞大猷率闽中楼船突击普陀山的倭寇新巢。时徽州人汪直勾结倭寇据烈港,俞大猷击破之,战于宁波、绍兴、松阳诸郡,焚舟数十艘,斩俘敌千余人,显示了楼船的威力。
    他还发明了一种陆战用的独轮车。俞大猷设计制造出了抵御敌人骑兵的独轮车,并曾用百辆独轮车和3000骑兵在安银堡大败敌人,明朝廷因此设置了兵车营。
    他精通六经,博学宏论,堪称明朝一代儒将 。他的《舟师》诗,是我国古代最早描写海战的佳篇。诗曰:“倚剑东溟势独雄,扶桑今在指挥中。岛头云雾须臾净,天外旌旗上下冲。队火光摇河汉影,歌声气压虬龙宫。夕阳影里归蓬近。背水阵奇战士功!” 他还着有《续武经总要》、《剑经》、《兵法发微》、《洗海近事》等著述,后人将他的诗文杂着汇编为《正气堂集》30卷。 今金塘沥港庙中供有俞大猷像。



 
更多>>>
交通指南
基地路线
红色旅游
长途路线
县区交通
 

中共舟山市委宣传部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